首页  他山之石

他山之石

 牛津大学产业与合作战略(节选自2005-06学年至2009-10学年整体规划)

 

(a)保持牛津大学出版社现有的行之有效的智力和管理结构;

(b)动用产业基金,支持现有的创新计划、科技园区、科学产业中心、地区联络办公室、继续教育职业培训等并开发新内容;

(c)通过技术转让、咨询、继续职业教育、企业家教育、商业孵化、商业计划等服务,进一步增强与商界、公共学部和政府的互动;

(d)与本地区重要的机构保持和发展良好的关系;

(e)赋予各系和学科群一定权力,使他们能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研究与教学的合作关系;

(f)继续发展有助于实现牛津大学目标的双边和多边伙伴关系;

(g)制定牛津大学的国际战略;涵盖与国际组织及其他国家或地区的政府、大学、公司等机构,建立在学术、招生、发明与技术创造、筹款等各方面的合作关系。

 

84.牛津大学在当今知名的'第三条腿'活动中(教学和研究使另外两个),有很长的成功历史。这些活动包括出版(通过牛津大学出版社)、知识产权的商业化(通过伊希斯创新)、与工业的合作(尤其是在拜格布鲁克科学区)、咨询和政治工作(在多个学科之间)和公共服务(贯穿博物馆、采集、服务和外展活动)。该大学在它的研究和教学之内还有一个强大的产业带。战略V治理于产业发展、外部参与和地区、国家、国际合作。

85.牛津大学出版社到目前为止是世界上最大和最成功的大学出版社。它在确定英语语言、对大学收入和名声做出重大贡献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近几年来,它将大量资金转让给大学其余部分。在2003-4年度,有17.8百万的资金转让用来资助进行的学术活动,还有62百万的资本转让主要用于拉德克利夫医院网站的收购。这个出版社在商业术语中,作为学术出版商的成功是由它的员工的努力和有效的治理与管理合约所支持的,而且这一合约将继续得以维持。同时,像其他的出版商一样,牛津大学在满足商业再投资需求之外,还能够产生大量的运转效益,这取决于它所经营的商业环境。因此,牛津大学的其余部分不能依靠牛津大学出版社的转让来支撑周期运转。

86.西斯革新被广泛认为是这个国家最好的大学技术转让公司。在过去五年里,它已经提交了300多个专利申请,签订了250个牌照与咨询协议,并且建立了50个衍生公司,筹集了185百万外部投资。高等教育创新基金和其他资金来源将继续用于支持伊西斯工作(Vb)。

87.这同样适用于拜格布鲁克科学园的发展。拜格布鲁克致力于从事应用研究,与工业密切工作并且鼓励以研究为导向的高技术公司的形成与发展。这个园区已经包含了一个致力于工业原料和制造的多学科研究所。高级技术正处于构建进程中,这将会为纳米技术、航空航天、汽车材料、能量、环境、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领域的工作提供便利。另外,一个创新中心也正处于构建中。

88.新的电子科学实验室,是由7.5百万的SRIF2基金资助的大楼,它将会为跨学科电子研究中心提供便利。而跨学科电子研究中心则使用一种以新型的分配计算机技术-网格为支撑的电子科学来促进更快、更好、不同的研究。牛津大学是英国八个电子科学中心之一,而且它在开发一套旗舰项目上取得了很大成功。而且许多项目是与IBM赫斯利的紧密合作中进行的。最终在2004年一月,赫斯利的副校长和主任签下了战略伙伴的合约。

89.牛津大学产业文化活力的深层次的证据有多个来源,例如与法拉第伙伴在汽车和航空航天原料上的合作,鼓励教师、学生和当地社区成员获得商业技巧的企业家精神的牛津大学科学产业中心,Venturefest-一个提高以高科技和知识为基础的产业的论坛,区域联络处,就业服务--在为学生和合同研究人员提供建议、联络雇佣单位和介绍公司和机构中发挥着核心作用。这一工作,和它的专业发展服务以及它的产业和行政教育将牛津大学在扩大和加深与产业的互动中推向了强有力的地位(Vc)。社会科学能力在进一步加深与公共部门和政府的关系方面提供了同样坚实的基础。

90.兰伯特商务大学合作审查的总结报告中认识到牛津大学在发展该国家一个最有活力的业务区域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该活动由良好的地区和区域关系所支撑。副校长和处长继续在关键地区组织中服务,这包括SEEDA东南科技咨询委员会、东南高级宗旨和县、市校务委员会的战略伙伴。县、市校务委员会的官员就相互利益问题定期举行会议,并且在会议中,他们和SEEDAGOSE得官员探讨具体问题。战略(Vd)表明这些关系将继续保持和发展。

91.这所大学在其他方式上对该地区做出了重要贡献。它的博物馆、收藏品每年吸引了100多万名游客,并且为各种年龄阶段的人提供了多种活动。持续教育和它的搭档为个人和职业发展提供了600多个兼职课程,而且灵活地为学位和奖金的获得提供了条件。另外,这所大学和它的书院直接或通过游客和商务访客的收入为当地经济做出巨大贡献。

92.牛津大学除了与产业和政府的合作外,还与其他大学和研究机构建立了多种关系。战略Ve)部分意识到以个体学术为主导的合作项目的渴望以及中央为其繁荣发展提供后勤支援的需求。

93.部分(f)涉及到大学双边或多边伙伴关系的进一步发展。这些伙伴关系如果在提高大学更广泛的利益的同时,还能与各系和学科群的远大志向相一致,那么它们将有可能卓有成效。

94.这些利益的本质是由近几年来快速变化的国际高等教育的场景所塑造的。欧亚、大洋洲各国已经被拥有世界一流大学的需求紧紧抓住。一些国家,特别是中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已经为它们的领先机构大量增加了资金。世界各所大学使用包括双边和多边协议、远程校园和远程教育在内的多种体制已走向了国际化。在欧洲,博洛尼亚进程、欧洲研究领域的发展和英语研究生课程的提供使世界一流大学逐渐具有竞争性。在这些发展之上,高等教育一个自由市场管理体制将会通过服务贸易总协定来实现。

95.牛津大学已经以多种方式对这些发展做出了回应。它的国际活动,包括机构和研究合作、一系列的教学伙伴和牛津大学出版社等在五十多个国家出现。牛津-普林斯顿活动直接目标在于保证整个广泛活动阵线的结构化联盟的安全。一个新的研究和研究生培训专业已经被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同意批准。这所大学在探索优质远程传送上与斯坦福大学和耶鲁大学建立了伙伴关系。另外,牛津大学是欧洲研究大学联盟和包括科英布拉、ACUCUSAC在内的其他团体的积极成员。牛津大学的学生继续参加苏格拉底伊拉斯谟项目,并且从该大学和它的出国留学学院获得了奖学金。人员交流是保持各系长期国际联系的主要部分。 

96.所有这些活动已经逐渐得到了发展。牛津大学在促进它与国际机构、政府、大学和公司的交流或为与各个国家相关的学术活动提供一致的焦点上并没有一项全面战略。部分(g)要求相关学术利益的发展,特别是在机构合作、研究和教学伙伴、创新和知识转让、持续专业发展、招生和筹资上的发展。

 


版权所有 © 2013-2015 厦门大学战略合作服务网